中企外迁加码东盟/大马安邦智库

时间:2019-04-04
作者:宓宝海

美中贸易战背景与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机会 (上)

在阿根廷G20峰会上,中国与美国达成了缓和贸易争端的临时共识。美国同意2019年1月1日暂时不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至25%,中美将就一系列议题进行为期90天谈判,中国将在知识产权、技术转移和市场准入等一系列领域回应美国的关切。

中美会谈带来了短期和缓,但安邦咨询(Anbound)指出,美中两国的贸易冲突不会在短期内结束,国际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变化,对未来世界经济格局将产生深远影响。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仍然是中国对外投资的重点区域。

中国企业和投资中国的外资企业,都需要迎接贸易摩擦、投资受阻带来的挑战,一大批企业可能会通过对外投资转移、产业外迁等主动调整,来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

在上述背景下,安邦咨询围绕贸易战对中国投资对外转移的影响等问题开展了研究,并得出一些结论,安邦采用动态信息追踪的研究方法,对全球产业转移和中国对外投资进行了系统性的历史回顾和脉络梳理,基于客观数据进行比较,分析了一些关键事件。

“一带一路”国看俏

我们试图提供更多的背景,从多角度进行分析,解释中国产业外迁行为和企业国际化演进的意图、成因及趋势。

从投资流向的区域变化来看,2017年以来,中国对北美的直接投资整体大幅下滑,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仍然是中国对外投资的重点区域,尤其东盟新兴经济体对中国投资的吸引力正在缓缓上升。

2017 年,中国对东盟十国的投资流量同比增长37.4%达141.19亿美元(约579亿令吉),投资存量累计为890.14亿美元(约3650亿令吉)。

2018年11月,中国-新加坡自贸协定升级已签署,中国-东盟(10+1)协定“升级版”全面生效, RCEP谈判也在各方积极推进中,中国对东盟投资有望稳步增加。

担忧“投资政治化”

另外,基于美中贸易摩擦的影响,部分中资企业考虑逐渐转移至或增加投向新加坡、印尼、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和柬埔寨。

不过,特别要指出,近些年东盟国家政府换届选举、民族矛盾和宗教冲突,中国企业在东盟一些投资项目因此被取消或暂停(例如:菲律宾、缅甸和马来西亚),中国对东盟投资到帐总额减少;某些国家媒体舆论对中资情绪化和极端化的失实报道,导致中国投资者信心有所动摇,尤其是民营企业普遍担心“投资政治化”倾向。

东道国的政策连续、稳定,这是国家信用的基本保障,也是国际资本判断一国投资环境优劣的关键指标。

应通过法律解决

对于任何贸易及投资问题,市场经济体应通过法律法规的力量推动解决,而非政治利益博弈或政府干预。因此我们预测,与去年相比,中国对东盟市场的直接投资将总体持平、或略有增长。

东盟新兴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相近,在农业、化工、汽车、电子、物流、商务服务和科技创新领域,马来西亚、印尼、泰国和菲律宾政府都有纳入重点发展规划。

深入了解不同国家的产业政策指南和本地市场优势,中国企业才能有针对性地制定投资策略,做好产业对接的系统准备。

除了政治风险和汇率波动,产业配套条件、技能型人才是中资考量投资产业的重要决定因素。东盟内部市场吸引外商投资存在竞争关系,中日韩在本区加强合作将会形成东盟产业发展的新动力。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广告